•  

    排列3开奖直播 www.wd46m.com.cn “农民、集体、国家”关系简论

    ——基于村级公益事业角度

    刘 强

    农村税费改革终结了2600多年的“皇粮国税”,彻底减轻了农民负担。这项改革,是着眼于国家与农民的关系,基本取消了农民对国家的税负义务;同时,必须明确的是,在集体与农民的关系方面,并没有从制度上取消农民对集体的义务,过去用于村级公益事业建设的“三项提留和两工”制度,改革为“一事一议筹资筹劳”制度,农民对集体仍必需承担一定的义务。那么,为什么不彻底取消农民对国家和集体的资金劳务义务,让农民“零负?!蹦??

    从公共财政(公共资金)理论看,公民是应当承担对国家和集体的义务的,农民也不例外。公共事务所需资金,必须通过一定的途径来筹集,以满足公共产品建设成本的需要;筹集的渠道,一般是通过税收方式。因此,无论是市民还是村民,在理论上都是有向国家(或集体)缴纳税费的义务的,正如俗话所说,“羊毛出在羊身上”。公共财政理论中最基本的逻辑,就是“有收有支”,没有“收”就无从“支”。

    为什么我国通过税费改革基本取消了农民对国家的税费义务呢?这是因为,我国农民人多地少,农户农业经营收入非常有限,加上财产性收入、转移支付收入、务工收入,总收入也仍然不高,预计2017年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刚刚能够达到13000元。这样的收入水平,用于农民自身生活生产,确实还不宽裕,如果再承担对国家的税费义务,就更加捉襟见肘。从世界各国的通常情况看,普遍采取对农民低税负的政策,尤其是多数国家都取消了专门针对农业(土地)的税负。因此,我国农村税费改革时也宣布废止了《农业税条例》,这样就基本取消了附着在土地上的对国家的税费义务。

    农民对集体的资金劳务义务,是否也可以完全取消呢?笔者分析认为,这主要取决于两个方面,一是农民是否具备承担对集体义务的经济能力,二是如果完全取消,国家财政是否具备完全承担农村集体公益事业建设投入的能力。从第一个方面看,基本取消农民对国家的税费义务后,农民的负担已经较轻。按2017年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3000元推算,如果其中1%(即130元)用于支付集体公益事业建设成本,应该说这个负担是普遍可以承受的。从第二个方面看,本世纪以来,我国不仅取消了农业税,而且国家强农惠农富农政策体系逐步建立健全,可以说,财政的阳光逐步普照农村。但是,必须看到,国家财政实力依然有限,并不具备完全承担农村集体公益事业投资的能力。而且,从世界各国的情况看,也没有哪一个国家完全承担了对农村建设的全部责任,即便是在高度发达的美国,据有关统计数据,其财政承担的农村建设投资比重约为90%,农场主仍然承担了约10%的农村公共设施建设成本。所以,完全取消农民对集体的义务,不仅理论上是不应当的,而且实际上也是不可行的。这就是税费改革前实行“三项提留和两工”制度,税费改革后实行“一事一议筹资筹劳”制度,而不能彻底取消村民对集体的资金劳务义务的基本原因。

    村民一事一议筹资筹劳的标准该如何把握呢?高一些好还是低一些好,还是适中为好?这个问题很重要,也要从两个方面分析,一是农民的经济承受能力,二是公益事业建设的需要。从第一个方面看,把筹资筹劳限额标准控制在可支配收入的1%以内,应该说大致上是合理的。而且需要说明的是,筹资筹劳限额标准,并不等同于实际筹资筹劳数量。比如,筹资限额标准为100元,经农民一事一议,可以筹80元,也可以筹50元等等。从第二个方面看,我国村内基础设施普遍薄弱,历史欠账较多,建设需求很大。按照村级公益事业“民办公助”的原则,如果以村级自筹、财政奖补各占一半推算,以一个项目建设资金需40万元为例,村级应积极筹措到20万元,其途径包括村民筹资筹劳、村集体投入、争取社会捐资赞助等,在此基础上,财政给予奖补20万元,40万元资金劳务筹齐后,即可启动该项目建设。

    这里想特别指出的是,笔者研究认为,村民筹资筹劳如同市民缴纳个人所得税,是公民应尽的合理负担;合理负担并非越低越好,应当根据公民经济承受能力和公益事业建设需要而合理确定?!豆裨喊旃赜诖葱屡┐寤∩枋┩度谧侍逯苹频闹傅家饧罚ü旆?/span>[2017]17号)明确要求,“完善村民一事一议制度,合理确定筹资筹劳限额,加大财政奖补力度。鼓励农民和农村集体经济组织自主筹资筹劳开展村内基础设施建设”。总起来说,村级公益事业建设需要多方给力,只有千方百计多渠道“化缘”,才能尽量满足实际建设需求,才能逐步实现乡村振兴目标。

  • 责任编辑:whj
  • 相关文章
  • 发表评论
  • 评分: 1 2 3 4 5

        
  • ·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。
  • ·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(直接或间接导致的)。
  • ·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。
  • 2018第二届大同重机国际摩托车滚雷巡游节开幕 2018-12-16
  • 中国构建自主知识产权商用磁浮体系 2018-12-15
  • 马拉维“红旗飘飘”十年间,中国工程印上了当地纸币 2018-12-15
  • 勇士夺冠后悍将拒绝握手!格林:TT就是个软蛋 他不配 2018-12-14
  • 【理上网来喜迎十九大】贾文山:中华文明转型为世界提供实践范式 2018-12-14
  • 《朗读者》第二季5月5日回归 董卿谈幕后数度哽咽 2018-12-13
  • 凯恩率“三狮军团”艰难战胜突尼斯 2018-12-13
  • 西部网评论频道——《华山论见》投稿启事 2018-12-12
  • 鞋垫3个月没洗太熏人,只需用它一泡,鞋垫立马洁净如新,快试试 2018-12-12
  • 18集大型文献电视纪录片《忠诚》 2018-12-11
  • 迈向命运共同体 开创亚洲新未来 2018-12-11
  • 又来了“小奶狗“鉴定指南 2018-12-10
  • 回复@老老保老张工:那咋分配呢? 2018-12-10
  • 看欢乐颂2男女主角戏外演绎都市穿搭风格 2018-12-09
  • 中国军队:战略导弹部队  战略导弹——国之重器  国之长剑 2018-12-09
  • 298| 475| 607| 617| 815| 472| 836| 163| 845| 175|